当前位置 : 首页> 新闻资讯 > 职业教育的路在何方,三胎政策能为职业教育创造未来吗

职业教育的路在何方,三胎政策能为职业教育创造未来吗

时间:2021-06-06 22:35:12   已访问:76次
热门专业

处罚学而思、新东方能为“三胎”减负吗?

1、教育在失焦的路上狂奔不已。监管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了顶格处罚,这能为“三胎”减负吗?

2、在线教育行业,为何突然变天了?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个中缘由,可谓成也资本,败也资本。

5月31日,三胎政策落地,教育股大涨。

6月1日儿童节,15家校外培训机构被顶格罚款3650万元,涉及新东方、学而思等知名机构。此前,作业帮、猿辅导两家K12在线教育巨头也被顶格罚款250万元,处罚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三个关键词:“虚假宣传、价格欺诈、诱导下单”。

这一记重锤加速了在线教育行业的裁员潮,各大平台突然暂停招聘计划,甚至不惜撕毁大量应届生的三方协议,令他们感受了一番毕业即失业。随之而来的是,高途课堂(更名前为跟谁学)将裁员30%,VIPKID将裁员50%......裁员的传闻不胫而走。

在线教育行业,为何突然变天了?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个中缘由,可谓成也资本,败也资本。

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的数据显示,2020年,在线教育行业融资金额超539.3亿元,超过了过去四年总和。

图源:网经社

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逆势增长,让资本疯狂助推这场虚妄的繁荣。

资本主导的第一场大戏就是广告混战,8亿、10亿、12亿、15亿,这是跟谁学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网校和猿辅导在去年暑期的营销推广预算,后又有报道称,暑期投放结束后,四家总计45亿元的预算实际花掉了60亿元。这意味着,仅这四家在线教育平台,一个暑期50余天,每天每家烧掉1亿多元广告费。

每刷100条短视频,起码有30次出现在线教育广告。地铁、公交车站台、综艺节目,无孔不入。

此前,在线教育行业是花2元,赚1元。如今竟成了用巨额营销换亏损。

即便拥有学而思这张教培王牌,好未来集团财报仍显示,2021财年全年,用16.8亿美元的销售和营销费用换来1.16亿美元的净亏损。

更名为高途课堂的跟谁学成了在线教育行业的典型缩影,其财报比好未来集团更充满隐忧。高途课堂在上市后首次全年亏损,原因归结为营销费用大涨。2020年全年净亏损13.93亿元,销售费用增长至58.16亿元,其在营业费用中占比高达81.7%。同时,其K12在线课程正价课付费人数同比减少2.37%。

高价“买”来的学生,如果教学质量不过关,流失率将会相当高。一旦资本抽血,这些教育平台眼前便是一片荒芜。

于是,在线教育平台便祭出了“救命伎俩”——从贩卖焦虑到贩卖贷款。好学校等于好成绩,好成绩等于好未来。如果家长拿不出钱怎么办?各色各样的教育贷圈住了家长和学生,中途想退课都难。

没能熬过2020年的学霸君就曾用教育贷完成短期输血,其CEO张凯磊在宣布倒闭的公开信中提到,过去3年学霸君都没融过一笔大钱,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。

使出贷款这一招,往往是行业资金吃紧的表现之一,在线教育如是,长租公寓如是。

据天眼查数据,2020年全年,注销的教育培训企业13.6万家。教培行业停止烧钱后,资本还会转换赛道,从打车大战到共享单车大战,从百团大战到社区团购大战。

截至10月,2020年教培企业新增与注销情况 图源:网络

但是,纵观在线教育和直播带货这两个疫后最吃香的行业,都连遭变故。

如果说烧钱营销是前者的“七寸”,那么后者的“七寸”则是假货。前有身经百战的淘宝主播薇娅卖山寨潮牌Supreme联名的挂脖小风扇被网友打假,后有快手主播“驴嫂平荣”卖山寨朵唯手机,“破案”后发现是朵唯官方错配了摄像头、内存,最后快手清退所有朵唯产品,甚至下架了糖果、天语、柔宇、酷派、索爱等12个品牌的手机,那些想借直播重燃一把火的国产小品牌被摁灭。

曾想借资本之力跑马圈地的在线教育被监管重锤砸下,曾想借头部主播出圈的直播平台开启行业自治模式。这是两个行业的标志性事件,当行业KOL没有辨别能力时,行业自治需要启动,当行业自律坍塌时,政府监管必然介入。

资本不再烧钱,灯熄灭了,我们才能看到灯泡本身的样子,教育是最该回归本心的行业。

作者/IT时报记者 孙妍

编辑/挨踢妹

排版/冯诚杰

图片/东方IC 网络

来源/《IT时报》公众号vittimes

作者:ITtimes


推荐内容